中新经纬

ofo“噩运”不断! 被顺丰起诉,1300万资金遭冻结

王永乐

原创

日前,陷入资金危机的ofo小黄车又被揭“旧伤”,被顺丰起诉1300余万资金遭冻结。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2日电 日前,陷入资金危机的ofo小黄车又被揭“旧伤”,被顺丰起诉1300余万资金遭冻结。

  中国裁判文书网截图

  中国裁判文书网披露的信息显示,因运输合同纠纷,深圳市顺丰综合物流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顺丰”)向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的申请,请求冻结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75.06万元,同时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公司为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认为,顺丰的申请符合法律规定,依照规定于2018年10月15日裁定冻结东峡大通在招商银行天津分行鞍山西道支行所设账户存款1375.06万元。

  2018年11月28日,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对顺丰与东峡大通运输合同纠纷作出一审判决。

  判决书显示,顺丰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东峡大通支付所拖欠运输服务费1368.90万元,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人民币6.16万元(逾期付款违约金自2018年9月1日暂计至2018年9月15日,应计算至被告实际支付为止)等。

  深圳市宝安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应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顺丰支付运输费1368.90万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以人民币1368.90万元为计算基数,按日万分之三的标准从2018年9月1日起计至款项付清之日止)。

  顺丰控股2017年半年度报告显示,顺丰为ofo提供小黄车整车,零配件及全国干支线配送及城市投放服务,同时还承担了ofo逆向维修再投放的物流业务。在短短半年时间里承接了ofo 15个省,36个城市的小黄车综合物流业务。

  实际上,这不是ofo第一次被供应商起诉。

  据媒体2018年12月初报道,由于长期未获得资本输血,加上每月高额的运维成本,多家供应商将ofo告上法院。2018年至少有9家公司因合同纠纷将ofo告上法庭,涉及物流运输、房屋租赁、广告费用、拖欠货款等多种事由。

  除此之外,ofo还涉及多起劳动合同纠纷。东峡大通在深圳、杭州、唐山等地的分公司曾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工商部门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而去年下半年集中爆发的退押难问题更是将ofo及其创始人戴维推上了风口浪尖。

  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披露的信息显示,2018年12月4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海淀法院)对东峡大通作出了“限制消费令”,该公司和戴威本人不得坐飞机、火车软卧等,不能在星级宾馆等场合消费,不能买房买车旅游等。

  戴威在2018年12月19日发布的公司内部信中表示,“为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负着巨大的现金流压力。退还用户押金、支付供应商的欠款、维持公司的运营,1块钱要掰成3块钱花。”

  对于ofo押难问题,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2018年12月21日表示,正督促ofo畅通退押渠道、优化退押流程,加快线上退押进度,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同时让ofo公司多方开源节流,增强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中新经纬APP)